学习十九大精神 奋力走在前列
东海集团精英召集令,东海集团招聘
德州联通


风雨25年韩鲁经贸合作路:路程从一周缩至一小时



  风雨25年韩鲁经贸合作路

  李攻

  让我们先从一位老人的故事说起。

  这位老人叫王允国。1988年底,他从韩国“远渡重洋”来到中国。

  25年前,韩国与山东的“距离”还相当遥远。王允国第一次从韩国到山东威海,用了整整一周时间。

  当时中韩尚未建立外交关系,王允国先到香港总领事馆办理签证,住了一晚后,再一路北上到北京办理签证,然后绕道烟台,最后到达威海。

  好客的山东最终没有让他失望,王允国成为了第一个与威海方面达成投资合作的韩国人。

  从一周到一小时

  近日,山东烟台到韩国平泽的客滚航线正式通航,航程大约需要14个小时。乘客在晚上乘上轮船,第二天上午就能到达韩国重要的货物集散中心平泽。

  乘坐飞机则更加便捷,从威海到仁川最快只要一个多小时。

  而25年前,王允国从韩国到威海还需要一周的时间。王允国第一次的威海之行非常艰苦,与威海市政府达成合作的第一单亦是过程曲折。

  由于当时中韩尚未建交,中方不同意在合同中使用“大韩民国”这个称谓,要求使用“南朝鲜”。王允国无法接受这一点。

  正当王允国心灰意冷,收拾好行装准备回国的时候,时任威海市市长的李文全推门而入,他的第一句话是:“大韩民国的客人们,你们休息好了吗?”这时候,王允国知道,他们中间最大的分歧已经解决了。

  但其后获得中国政府的批文则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王允国首次威海行的成果是,达成设立威东航运公司的意向。总投资是100万美元,由韩方负责购买船舶。回国之后,王允国就物色到了“玉路丸号”,先交了10%的定金。

  焦虑之下,王允国跑到日本去等电话。由于当时中日已经建交,电话要方便很多。要不然,威海方面的电话需要从威海打到济南,再转北京,再转香港,最后才能转到韩国。

  如今,人们已经很难想象这种场面了。

  在威海这个不大的海滨城市里,现在就生活着三四万个韩国人。最高潮的时候,威海这个很小的地级市聚集了3000多家韩国企业。“吸口空气润润肺,洗个海澡晒晒背,喝点小酒醉一醉”,这是这里的中国人、韩国人都会念叨的顺口溜。

  山东也因为地缘优势,成为国内与韩国经济交往最紧密的省份。山东与韩国之间的贸易额已经超过300亿美元。

  去年,国务院批准山东建设中韩地方经济合作示范区,为中韩自贸区探路。目前,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内,青岛、烟台、潍坊等七市都设立了中韩产业园。

  昨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首尔同韩国总统朴槿惠举行会谈,习近平指出,希望双方加大谈判力度,争取在今年年底前完成中韩自由贸易协定谈判。

  韩资转战中国内地

  韩国企业在中国山东省的投资始于1988年,最初在山东省投资的韩资企业仅有3家,合同韩资额仅为416.3万美元。

  无法确认这416万美元的韩资中是否包括了王允国的那100万美元。

  但在2008年前后曾经有股韩国企业“跑路潮”。到今天,在山东的韩国企业总体数量还是呈现下降趋势。

  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韩国对山东省投资的企业多以中小型企业为主,资本规模较小,投资领域多是一些简单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如玩具业、工艺品、首饰、服装业等,商品附加值低,而且由于企业规模较小,地方政府对其管理难度相对较大。

  随着中国加强对劳动力、环境方面的限制,同时两税合一、调低出口退税、人民币升值等因素的发生,造成劳动力成本与营运成本负担骤增,这些因素导致韩资企业“撤离”的事件逐渐增多。

  青岛大学法学院韩国研究中心主任朴英姬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最多的时候,韩国在中国的企业有4万多家,山东有2万多家,其中青岛占了一半以上,有1万多家。但最近几年,在青岛的韩国企业日渐减少,她从韩国商会了解到,现在在青岛的韩资企业不到5000家。

  “在中国的韩资企业面临着环境成本、人力成本等各项因素的制约,韩资企业已经向中国内地转移,比如西安、郑州、重庆等地。”朴英姬说。

  鲁韩经济高端化

  韩资西移并不意味着山东与韩国经济关联程度的降低,而是山东与韩国的经济联系正在向高端转移。

  就在上月底,韩国交易所理事长崔庚洙来到了山东,其此行的目的是举行山东企业韩国上市说明会。

  山东省商务厅这样介绍这次“说明会”:“去年以来,韩国金融机构、投资性公司、证券公司纷纷来我省寻求合作,我省企业成功并购韩国知名上市公司,为我省企业赴韩融资、促进与跨国企业合作积累了宝贵经验,金融合作已发展成为鲁韩经贸合作新亮点。”

  山东省商务厅要求,该省17个市,每个市至少要组织10家企业参加这次“说明会”。

  山东省金融办相关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山东企业对赴韩上市热情颇高,现在约有10家企业正在积极争取,相信不久就可以在韩交所看到山东上市企业的身影。

  山东与韩国经济交流的另外一个重大契机就是正在谈判的中韩自由贸易区。

  山东应该是中韩自由贸易最早的受益者。2008年青岛建设保税港区成为中韩自贸区先行试验区的第一步。一年之后,烟台保税港区获批。2013年5月份,山东省政府就已经呈报了建立青岛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请示。

  同时,青岛市政府正力争中韩自由贸易区谈判中设计的金融、保险、证券、物流等服务贸易领域开放试点在青岛市先行先试,重点推动金融创新与合作,积极引进日韩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建设区域性韩元和日元结算中心。

  朴英姬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中韩自由贸易区本来是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由于中日、日韩之间近来关系颇为不顺,三方的谈判进展也不尽如人意。但中韩应该放开日本这一因素,先在两国之间实现。

  就在上月的25日,国家发改委批复了青岛西海岸新区。其中要求加快韩元挂牌交易试点,推动中韩本币跨境结算。

  这个新区还被要求深化与日韩的经贸、金融合作,积极承办中日韩自由贸易区谈判各级别会议和相关活动,申办泛黄海经济技术交流会和中日韩自由贸易区投资贸易洽谈会,争取开通韩国仁川、平泽铁路轮渡航线和中韩海陆货运联运通道,探索建立三地电子商务认证体系、网上支付体系和物流配送体系。

  此前,国家九部委联合批复了青岛财富管理试验区,其中一个重要内容是:推进人民币对韩元银行间市场区域交易,进一步落实中韩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探索开展跨境财富管理业务,扩大人民币在跨境财富管理中的使用。